FC2ブログ

RSS
Admin
Archives

Le città invisibili

人走到哪裡,都是在城堡之中。

SOLO

雪妖

Author:雪妖
蠍座 A TYPE
重度藍色控
文字工作者 攝影愛好
2.5次元 半文藝半吐槽
校園風 少年愛

忍者BO

POT|OnePiece|Naruto|Bleach
Gintama|Reborn|APH
Fairy Tail|Oofuri|DURARARA!!
屍鬼|大神輿七位夥伴|學園默示錄

POT:跡部景吾|仁凜宍(204),忍深
Naruto:宇智波佐助|佐鳴
Bleach:石田雨龍,斑目一角,市丸銀|銀吉
Gintama:桂小太郎|高銀桂
Reborn:雲雀恭彌|云骸
APH:亞瑟·柯克蘭|米英,普奧洪
Oofuri:高準太,花井梓|利準,田花
Gundam00:提耶利亞|LT
Durarara!!:折原臨也|靜臨靜

CV:諏訪部順一::杉山紀章::神谷浩史

本站
xuelogo1.jpg

個人文庫
季憶 -4 seasons' MEMORIES-

jiyi_logo2.jpg

相冊
Beyza Kale 白色城堡

Beyza Kale 白色城堡

#新刊:

My milk give you half - 大振漫畫小說本
Summer Song

桐青牛奶棚出品 桐青中心
修羅中

Summer Song - 大振個人誌
Summer Song

田花小說本
通販中 LINK

#既刊:

LOVE ETC. - 童話漫社壇本
LOVE ETC. 宣傳站

網王外校CP中短篇配插圖 + GUEST電子書(其他動漫)
100P/B5 40RMB
通販中

Azurine - 家教雙人志
with Silenzio

Azurine 宣傳頁

CP: 6927 DH | 691869 8059
溫暖向文本 96P/A5 35RMB
完售

Starlight Atlantic - APH雙人誌
with阿魚

SA 公式站

米英小說本
90P/B5 55RMB/60HKD
通販中

#應援:

Lulufish - 大振小說插圖本
GUEST

約束本 宣傳站

Silenzio - 24時間戰爭コンビ中心小說本
GUEST

殘像 宣傳頁

魯魯修中心好色本《藍錐》 GUEST

Love Revolution
Just Communication
The black black hole
4 season's MEMORIES
Flying without wings
Sunday Park


Merry-go-round
World Dancing 10.05.06
free counters
Sideway 08.05.28
ブログ内検索
Powered by fc2 blog  |  Designed by sebek
--.--
--


--:--
Category : スポンサー広告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10.02
11
CM:6
TB:0
03:49
Category : 空愛
這次的break不出去玩了~
和中國學生一起做頓年夜飯,情人節那天嘗試做巧克力-V-
沒有電腦所以這次的假期也很撒比西[為什麼這個問題還沒有解決TAT

上午監考的時候順便寫了臨靜臨。
額外要說的如果真的解釋起來大概有很多於是決定什麼都不說了。
文章它...遠沒有題目那麼漂亮呢[奔
[臨靜臨] 七年·斷甲


臨也記得那大概是高中時第一次和靜雄起了爭執,原因是什麽理所當然地忘記。後者輕而易舉搬起9嵗時便能駕馭自如的位子裏裝滿課本的書桌(當然不是自己的)不假思索就向他扔了過來。原本靜靜扎根在教室地板好像一動不會動的書桌,真的飛起來居然也是如此輕巧,身手敏捷一般以幾乎是貼著天花板吊燈的危險高度低空掠過前排幾套桌椅,再加上驚險的旋轉角度。其間也有幾本書幾支筆什麽的不慎掉落但總得來説都是朝著既定目標以最初的力道和重量無偏差地直綫發射,破壞程度聼其划傷空氣表面尖銳的風聲就可以想象。
不過比起書桌瞄準的目標倒是當天值日班長岸穀新儸更爲驚慌失措六神無主“怎麽辦怎麽辦被班主任老師知道的話――不對現在不是考慮這個時候――臨也快跑!”不知道局外人的碎碎念以及大呼小叫有沒有稍微挑起點當事人的緊張神經,其實不用提醒也知道如何應對。雖然對於對方扔書桌過來的舉動也咧了下嘴小聲嘀咕上一句“喂喂不是吧”但不知怎麽竟也不覺得是太意料之外的事情。面對飛馳而來的大物臨也預想的結果是自己能在眼看就要被砸中的瞬間快速移位躲過,毫髮無傷並能給對手№添無形的心理壓力在之後的拉鋸戰中佔據不可多得的優勢。但是人算不如天算畢竟也是第一次應對這樣的攻擊,理論上可以完全避開卻因踩到飛行中突然掉落出來某支鉛筆腳下打滑。沒有被正面擊中但卻擦過了左手,之前毫髮無傷的計劃頓時成爲泡影。書桌在身後轟然落地劈里啪啦的巨響所有人都不由自主捂上耳朵聳肩皺眉。臨也甩甩方才首當其衝的左手,在衝擊力的作用下被掀翻了一片指甲。
靜雄的表情不是不怎麽好看可以形容的簡直就是兇神惡煞。撇了撇嘴“切”的一聲好像臨也沒有當即躺倒實在太有悖他大陣勢扔桌子過去的初衷。環視四周找找有沒有更大的可以做兇器的器物簡直就差把正面牆的飼板直接扒下來。臨也踢了踢腳邊的鉛筆然後突然狠狠踩下去清脆一聲“哢”地折斷。事實上那天放學以後臨也折斷了整整一盒的鉛筆,殘片碎屑全部扔進垃圾箱的一瞬覺得心情頓時好了不少。
劍拔弩張的緊張氣氛沒有緩解反而有愈演愈烈之勢。這個時候班主任協同教導主任一同出現在教室門口總算強行制止了這場如果繼續發展下去不知道會變成什麽樣的爭鬥。辦公室裏岸穀新儸只顧著道歉好像閙成這樣身為值日班長的他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不過聲音小得大概只有自己才聼得見。而另一邊肇事二人倒是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平和島靜雄盯著窗外樹枝上的葉子甚至數了起來隨後又不經意地吹起了口哨,折原臨也則是一直低頭擺弄左手掉了指甲的手指,雖然剛剛已經去保健室做了應急處理包上綳帶。他看到傷口処有血跡滲出綳帶上隱約透出紅色。他把手伸進制服口袋捏了捏,折斷的那片指甲還躺在裏面,上面沾滿了和手上一樣的血。
老師的訓話自然完全沒有聼進去。出了辦公室的時候靜雄走在臨也前面,兩人之間也沒有一句多餘的話。這個時候靜雄突然回過頭來。
“你還要留著那玩意兒到什麽時候?”他擡了擡眼皮示意臨也插在制服口袋裏的手,好像透視眼一般洞察到他此時還攥著那片指甲的細微動作,“真噁心,快扔了吧。”
然後他頭也不回地走遠。臨也幾乎是愣在了原地,比對峙中他擧起課桌更加出乎意料――明明是個崇尚暴力的粗人爲什麽又這麽敏感?
爲什麽可以知道自己在想什麽?

“所以我才討厭小靜啊!”他一本正經鄭重宣誓般地說。
那個時候臨也站在空無一人的學校天台上。天氣晴朗不冷不熱,時而有風透過鐵絲網縫隙拂面而來,他可以感到臉部細密汗毛同一方向的傾斜。他轉過身去背靠那些鐵絲網坐下,撕開軟包裝飲料的習慣包裝。側過頭去臉頬貼上冰涼觸感的鐵絲就可以以很好的視線看到樓下操場上的學生。他們看上去那麽小又活蹦亂跳的。臨也眯起眼睛竟像欣賞一部電影一般饒有趣味甚至指指點點外加評頭論足起來。運動場上盡情揮灑汗水的男生們,以及圍觀踢球男生尖叫的女生們。圍在單槓旁邊扎堆竊竊私語的幾個學生看上去像唧唧喳喳的麻雀,樹蔭下有人抱膝而坐不知是身體不適還是有什麼心事單純發呆⋯⋯
這個世界上最有趣的就是人類了。軟包裝飲料一直被吸空到“咕嚕咕嚕”作響,仍覺得不過癮一般繼續啃咬著吸管。鬼使神差一般突然想到在自己喜歡的人類中唯一討厭的那一個,現在在哪裡又在做著什麼?雖然他怎樣都無所謂沒關係應該說死了最好?想到這裡好像吸管都咬得更用力了。臨也再次轉過身去,額頭抵住鐵絲網,想把下面的景象看得更清楚一些一樣。 於是全然沒有注意到天台得鐵門被打開,向來囂張的腳步聲在落地之前猶豫了一下,變得連這只腳的主人都不知道原來走路也可以這麼輕。
他在天台的另一邊靠牆席地而坐。撕開紅豆麺包的紙包裝吃相不怎麼雅觀地咀嚼起來。 不時歪頭往他的方向看看,對方絲毫沒有注意到自己的存在。他覺得他應該暗自偷笑並趁機想想這次偷襲的計劃。一個走神 咬到了包裝紙下一口又咬到了下嘴唇。他抹了抹嘴巴怎麼覺得連打架的勁頭都沒有了。
他覺得對方一定不會想到他們之間能有如此安靜的共處時間。可以數出地磚方格的距離竟像不知道彼此存在一般心無旁騖自顧自地呼吸並做著自己的事。他突然想起了關於“戰爭是永恆的,和平是短暫的”以及和平之於戰爭的意義,“撲哧”笑出聲然後趕緊捂嘴。他竟然覺得很有趣完全不想去破壞此時此地此兩人間過分且難得的靜謐。
而那個原本是在找樂子的人不知不覺掉入個人世界完全沒有注意到周圍,連空氣都發生了微妙的變化。臨也受傷的手指上繃帶還沒有拆。他下意識地用另一個指頭蹭起繃帶表面。也許新指甲已經長好其實早就感覺不到疼痛。不知道為什麼想要留下點什麼似的作為曾經經歷過的證據。留給過去,因為它是那麼的害怕寂寞。如果沒有人常常想起它不時來看看它,它一定會縮在牆角偷偷哭起來的。

於是他擁抱了過去那個害怕寂寞的傢伙。遺失在歲月裏的斷甲漸漸風化,他怕他再也想不起。


他從不覺得畢業是傷感的事。比起學校這個小圈子倒是校園外縱﨑交錯的街道上,公寓樓小飯館遊戲廳車站酒吧KTV哪怕是公司大樓的停車場,更容易遇到並結識有趣的人。而且不用説不用再看到那張自己討厭的臉是多麽令人高興的事。雖然他也明白人與人之間的深刻羈絆遠非時間距離可以阻礙。即使不在同一個城市過著互不相干完全不同的生活的人也有不期而遇的理由。
畢業那天他又一次爬上學校的天台但是這次不是一個人。面前一頭打眼的金髮毫無疑問輕易暴露了那個人的身份。靜雄沒有意識到臨也就在身後。扯松了與筆挺正裝相配的領帶並挽起袖子,正把剛剛領到的畢業證書一點點撕碎。它們從密織鐵絲網細小的空隙裏鑽出去,隨後天高海濶自由地飛揚開來,轉眼就不見蹤影。
又一次明顯厭惡的感覺襲來好像被看了個通透般羞恥。那個人仿佛知道自己會到這兒來一樣於是捷足先登讓自己只得目睹他的背影落了個如此尷尬的境地。如果沒有鐵絲網就好了好想把此刻眼前那傢伙從樓上推下去!明明沒有靠著身後金屬的銹跡斑斑他依然覺得後背發癢到了難以忍受的地步。掉落指甲的傷處早已痊愈,新長出的指甲和從前那片看不出有什麽區別,記憶同樣別無二致。但是他的手指又開始無緣由地隱隱作痛。無法安靜不作一聲地站在他身後而今天無論如何也沒有爭吵和打架的心情。他轉身撞上通往天台的鐵門故意心理作祟製造出很大的響動,隨後“咚咚咚”猛踩樓梯一路狂奔下樓。他在樓道裏瘋跑依次路過三年蝸居的教室,其間被靜雄損壞的公物早已不限于最初的書桌。扭曲變形的廢銅爛鐵在倉庫的角落漸漸落滿了灰變得連伸手去觸碰的勇氣都要沒有了。他頭也不回就這麽殘忍地把過去抛在身後並與之一刀兩斷。挎在肩頭的書包帶快要松落,他把制服外套丟在學校外不遠的河堤。想象著下一個漲潮無聲無息的夜晚河水波浪欣然接受下他破爛的衣衫連同他想丟棄的過往,然後馬不停蹄奔赴下游的堤岸也許那裏同樣有人想要忘記抛開的來自過去的遺物。不過是人類的通病。
然後他便停了下來,退後幾步撿起剛剛扔下的制服並撣了撣那上面的塵土。他告訴自己像剛才那樣慌張跑下學校天台的逃避一定是最後一次了。
想起那副落荒而逃的蠢樣子就忍不住揍自己一拳。“雖然沒有小靜那麽大力氣。”他自言自語地說。嘴角扯出慣常的危險微笑。他把外套搭在肩膀上,面朝池袋人潮如湧繁華喧鬧的街區,義無反顧地走了進去。

看到醒目紅色郵筒像自己撲過來的時候仿佛看到童年的紙飛機划過優美的弧綫正飛回自己手裏。不對這糟糕的聯想是什麽啊如果被砸到就是擦傷應該也不是斷一片指甲這麽簡單的事了!那個時候臨也正享受著他從新宿再次流竄回池袋的刺激生活。總覺得池袋的空氣都比新宿好聞雖然有某個討厭的人正和自己呼吸這同一処的空氣。擡起頭來看到狹窄天空被密密麻麻地高空電線割成層次不均的好多碎塊。他手指交曡比出與其中一塊同樣的大小然後發出如按動相機快門的“哢嚓”聲。
靜雄的怒吼又在旁邊那條小巷裏響起了於是現在可不是什麽悠﨤的時候。臨也套上兜帽擋了擋臉三兩步輕快地躍上相反方向行人更多的另一條主干道。汽車發動機的噪音和鳴笛迅速如潮水般湧來淹沒了他嘴邊的話語。啊拉說起來如今的自己不是還是會逃跑?他頗有自嘲意味地聳了聳肩又多少有點無奈的感覺。
“誰叫那傢伙怪物一樣強,現在不跑的話以後不要說跑……説不定連走的機會都沒有了呢。”
他習慣性地自己對自己講話然後同樣習慣性地把手插進外衣兜。捏了捏有縫紉過痕跡的褶皺,口袋裏已經空無一物。

初見他是七年前,再次見他是四年前。每每不期而遇,都覺數年歲月,只如電光火石。


Fin.

2010-2-10 11:42

Comment

非公開コメント

文等我睡醒认真看><
我感慨监考时候写文...该从哪里吐槽比较好~~【慕】

这篇不认真看也没关系 不过愿意的话当然更高兴
因为监考很无聊 每次学生过来问试卷的问题看到我屏幕中文都更加头疼了-v-
不过还是事先构思了一下 边监考边即兴写的话大概还是做不到

你怎么又不见了。。。。

我沒電腦了TAT

你。。。。。。于是说我今天凌晨看了两集丢啦啦啦。。。。。。cast前两人弄得我又很想看网舞了。。。。。。【什么。。。。。。。。。。

啊啊我也知道網舞那個!
但是總得來說沒有電腦搞的我很脫節 都不知道要怎麼回歸以前的日常生活了OTL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