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RSS
Admin
Archives

Le città invisibili

人走到哪裡,都是在城堡之中。

SOLO

雪妖

Author:雪妖
蠍座 A TYPE
重度藍色控
文字工作者 攝影愛好
2.5次元 半文藝半吐槽
校園風 少年愛

忍者BO

POT|OnePiece|Naruto|Bleach
Gintama|Reborn|APH
Fairy Tail|Oofuri|DURARARA!!
屍鬼|大神輿七位夥伴|學園默示錄

POT:跡部景吾|仁凜宍(204),忍深
Naruto:宇智波佐助|佐鳴
Bleach:石田雨龍,斑目一角,市丸銀|銀吉
Gintama:桂小太郎|高銀桂
Reborn:雲雀恭彌|云骸
APH:亞瑟·柯克蘭|米英,普奧洪
Oofuri:高準太,花井梓|利準,田花
Gundam00:提耶利亞|LT
Durarara!!:折原臨也|靜臨靜

CV:諏訪部順一::杉山紀章::神谷浩史

本站
xuelogo1.jpg

個人文庫
季憶 -4 seasons' MEMORIES-

jiyi_logo2.jpg

相冊
Beyza Kale 白色城堡

Beyza Kale 白色城堡

#新刊:

My milk give you half - 大振漫畫小說本
Summer Song

桐青牛奶棚出品 桐青中心
修羅中

Summer Song - 大振個人誌
Summer Song

田花小說本
通販中 LINK

#既刊:

LOVE ETC. - 童話漫社壇本
LOVE ETC. 宣傳站

網王外校CP中短篇配插圖 + GUEST電子書(其他動漫)
100P/B5 40RMB
通販中

Azurine - 家教雙人志
with Silenzio

Azurine 宣傳頁

CP: 6927 DH | 691869 8059
溫暖向文本 96P/A5 35RMB
完售

Starlight Atlantic - APH雙人誌
with阿魚

SA 公式站

米英小說本
90P/B5 55RMB/60HKD
通販中

#應援:

Lulufish - 大振小說插圖本
GUEST

約束本 宣傳站

Silenzio - 24時間戰爭コンビ中心小說本
GUEST

殘像 宣傳頁

魯魯修中心好色本《藍錐》 GUEST

Love Revolution
Just Communication
The black black hole
4 season's MEMORIES
Flying without wings
Sunday Park


Merry-go-round
World Dancing 10.05.06
free counters
Sideway 08.05.28
ブログ内検索
Powered by fc2 blog  |  Designed by sebek
--.--
--


--:--
Category : スポンサー広告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10.04
17
CM:0
TB:0
12:37
Category : 空愛
敲字過程中想的最多的就是“我這是太閑了嗎居然搞再錄什麼的||||”但是不管怎麼想了它還是再錄出來了- -
一開始想法是挺好的但真的修改開始才意識到困難,很多地方根本不知道要怎麼改或者說有什麼可改的。
至於為什麼選了再錄這篇...大概是之前和C聊到過-V-而且是文庫里少數保留了回貼的一篇,印象深刻一點吧。
最後落下收筆時間發現初稿是4年半前,幾乎也是晚上十點。
啊啊除了多出千把字它真的比4年半前那稿更好了嗎?突然沒有信心了OTL
[真切] 少年殘像 *再錄

切原記得學長們畢業那天迎著夕陽光輝走出校園大門的樣子彷彿和他目睹的兩年來每一個清晨他們向陽走進這道門時同樣的姿態。而他從那個時候起就一直跟在他們後面。受不了晨練早起困難睡眠不足哈欠連天擠出幾滴淚水連前方的那些人影都變得如夢中的景象。有那麼一次兩次也產生過不祥的錯覺好像他們就會這樣頭也不回越走越遠,像極了畢業當天揮手說再見的時候,不管平日里在一起再怎麼有說有笑卻不知轉身之後下次見面又將是什麼時候。
想到這裡切原不禁提快了腳步但和學長們之間的距離依舊不見縮短。心中焦急想叫他們的名字卻又哽咽一般發不出聲音。確切地說那一刻他猶豫了,不知道情急之下第一個喊出的是誰的名字。
然而有人像察覺到他心思一般停下了腳步轉過了身。切原彎下腰雙手扶在膝蓋上喘氣的時候聽到了向自己走來越來越清晰的腳步聲。他抬起頭來只見那個時候的陽光正好打上學校那棟有些陳舊的教學樓,晃出好多零碎的影子。
切原不是沒有抱怨過為什麼自己比大家都小。這直接導致了在學長們生入三年級的時候自己才剛上二年級;在學長們忙得昏天飼地準備畢業升學考試的日子里自己還像個傻小孩一樣在操場上跑來跑去;在學長們拿到畢業證書正式告別高中校園以後,自己還要在這裡寂寞地徘徊一年。
他常常想起他們的身影就像想起那個時候照上教學樓明暗分割的光和影,但卻很少去想為什麼在他多麼希望他們停下來等等他的時候,那個人明明就在他面前伸出手,他卻甚至是出乎自己意料的沒有回應。

切原高三生日的時候很自覺地給畢業了的學長們發短信索要生日禮物。想來有段時間沒有聯繋過有點心虛而生日實在是個再好不過名正言順的時機──切原還記得去年生日的時候部活室里的生日party卻不幸演變成殺紅眼的奶油大戰“我要擊潰你!”不可開交到最後真田副部拎著自家武士刀登場才鎮住了局面。可憐的切原小孩明明是自己生日之後還要請丸井前輩吃蛋糕“本來多少可以蹭到點蛋糕吃結果全被你們給扔了你要賠償!”⋯⋯但就是這樣依舊是個開心且難忘的生日。
“XX前輩明天是我的生日了我要禮物──”
⋯⋯
之後的一天之內切原如願收到了各位學長的回復⋯⋯雖然某種意義上說大概並不能算是“如願”──
丸井說赤也你個死小孩我生日的時候你都不給我禮物現在還有臉找我要禮物?你想得美咧!
柳說我想赤也你會找我要生日禮物的機率是91%那麼我問你你是想要一本英日詞典還是一本日英詞典或者一本英日日英雙解詞典?我估計你要英日詞典的機率是⋯⋯*部分文字丟失*
幸村說赤也原來到你的生日了呀生日快樂哦!赤也你要好好學習明年也考到立海大來這樣我才能把兩年的禮物一起給你呀~
柳生說這樣吧我出個謎語你要是猜出來了我就送你禮物:動物園里什麼動物一走就倒一跑也倒?
仁王說(確切地說仁王的短信是切原在接到柳生短信28秒後收到的)赤也你不許猜那個謎語!你要是敢猜我就不送你禮物!
於是切原意識到自己今年的確沒有送丸井前輩禮物;而他真的是既不想要英日詞典或者日英詞典也不想要英日日英雙解詞典,更沒有興趣知道柳前輩丟失的後半條短信是什麼;同時他也懷疑自己是否有這個實力考到立海大去找幸村部長要禮物。至於柳生前輩和仁王前輩⋯⋯切原想那謎語的謎底大概是和仁王前輩有關,不過自己到底是選擇要柳生前輩的禮物好呢還是仁王前輩的?唉真是麻煩⋯⋯
還有切原是在後來才想起來桑原學長回巴西去了手機是完全聯繋不上所以那條短信也就是白發了。
什麼啊搞了半天居然撈不到一件禮物?切原極其不爽地踢開腳邊的一塊小石頭,它在操場的塑膠跑道上蹦達了兩下,連一點兒塵土都看不到。
這個時候褲兜里的手機響起了清脆的提示音──
真田的信息只有短短幾個字:好,那我把禮物寄過來。
切原怔住,盯著手機屏幕看了足足半分鐘,好像此時教學樓牆壁上的光斑正從屏幕上反光直撲進自己的瞳孔,然後很感動很不顧形象地就在操場上叫出了聲來──
啊啊副部長果然還是你最好了~TAT

切原回家的路上會經過一片麥田,城市的邊緣地帶就是這樣裝點起自然的韻味沒有絲毫不和諧的氣氛。說起來雖然天天經過但切原幾乎從沒留意過這道路邊的風景恰恰是因為這太習以為常。每天走過路過,然後遺失一般地錯過。
切原在等真田寄給他的禮物,儘管自己的生日已經過去幾天了。他記得是生日當天收到真田的短信:禮物寄出了注意查收,一個包裹還有一個信封⋯⋯
其實切原一點也不關心那個信封以及那裡面的大概是一張信紙之類的東西,就像他毫不在意的每天入眼的那片熟悉的麥田。充其量不過是每天睡覺之前多了一件事便是托著下巴想想副部長送我的是什麼禮物呢還真是期待呀。

秋天金色的梧桐葉鋪滿乾枯的池塘,像校門口信箱里層層疊疊的信件。牆頭寫有需要進傳達室領取包裹的學生姓名的小飼板上,沒有一個叫切原赤也的名字。無論他以怎樣一種幾欲把那單薄的飼板盯穿的眼神張望,來回張望,那上面依舊什麼都沒有。
“副部長~為什麼我還沒有收到啊⋯⋯”
“不要著急,再等等。”
發黃的記憶被漸漸變涼的天氣蒙上一層薄薄的霜,剛出芽的麥苗在清晨打起盹。騎上單車一路狂奔趕在部活晨練之前越過林蔭道沒有陰影的乾淨路面,看到天邊模糊的太陽明亮又混沌的紅。
切原想到以前偷偷爬到四樓之上去看三年級學生每天都在做什麼。是不是桌上摞滿厚厚的書本習題空氣里瀰漫著咖啡的味道就算到了課間大家也都伏案一動不動?透過教室後門上不太乾淨的玻璃窗他看到他端正的背影依舊挺拔,彷彿可以想像出他握筆堅定的姿勢正一畫一劃落在紙上深深的印記 。真田的筆跡總是很重墨跡會從紙的正面滲透到另一面。畢業之後他把一年里攅下的筆記都留給了切原說你可能用得上。切原每次翻開本子看到那些整整齊齊的字跡都會想起那個從後門偷窺多次已經再熟悉不過的座位上他一本正經的後背脊梁。說起來自己每次上樓的時候幾乎都有機會輿真田撞個正著,而他那副嚴肅的表情總能產生讓人生畏敬而遠之的不良效果。
“嚇,嚇死我了!副部長你剛剛不還在教室里麼||||”
“⋯⋯”
“啊要上課了我回去了──副部長加油!”
常常碰面也只是普通的招呼和簡短的對話。有時候切原也會覺得奇怪:為什麼總會有這樣碰面的巧合?就好像,就好像真田知道自己在那裡,然後故意出現在他面前一樣。
切原打了個哈欠,放過了。
然後秋天也就過去了。

冬天零星的雪花扯著六角的裙襬在空中跳舞,像校門口信箱里花花白白的信封。 牆頭寫有需要進傳達室領取包裹的學生姓名的小飼板上,沒有一個叫切原赤也的名字。無論他以一種怎樣不尋常的次數經過那佔地不大的信箱和飼板等待,左右等待,那上面依舊什麼都沒有。
“副部長~禮物不會寄丟了吧QAQ”
“這⋯⋯”
蒼白的記憶在凜冽的寒風中打著冷顫,蜷縮著的麥苗在白雪之下安穩地睡。推著單車一路小跑趕在部活早鍛之前輪胎輾過林蔭道光禿無色的僵硬路面。看到遠處初升的太陽氤氳輿曖昧的紅。
切原想到以前雖然不多但也有不是在遲到邊緣就趕到學校的時候,像要表揚自己一般在校門口得意地多加徘徊稍微停留的時間里,就能看到那個人穿著深色外套的身影出現在離自己不出幾步遠的地方像在等著什麼人似的。於是他找好背對他不被發現的角度一步一步躡手躡腳地接近,但卻總是在關鍵的最後一步失敗被發現真田轉過身來就算沒有要發怒的意思在切原看來他的眼神也依舊是那麼可怕──“還在這裡磨蹭什麼不趕快去準備!”“嗚哇哇我錯了我這就去”──要說明的是以上不過是切原重複多次的腦內幻想,幸運地是這般場景一次也沒有上演過。事實上真田不會發怒只是略帶嗔怪語氣地說著“告訴你多少次要戴手套⋯⋯”與此同時目光定格在切原凍紅的雙手上。
不知道為什麼就是不長記性一直會忘記。有時候切原也會覺得不耐煩,為什麼真田不管多少次都會注意到這樣的細節呢?就好像,就好像手凍到發麻甚至沒有知覺的是真田自己一般感同身受,所以格外關心自己一樣。
切原搓了搓手,放過了。
然後冬天也就過去了。

春天到了的時候切原已經不再去看校門口牆頭的飼板,因為知道那上面不會有自己的名字。而真田寄給自己的禮物,也被默認為丟失再來往匆忙的大量郵件中無從找尋。他想那份禮物大概是迷了路就像多次搭錯車坐過站的自己,最終沒有到達想去的目的地。
“好可惜啊難得副部長送我禮物⋯⋯對了是不是還有一封信什麼的?副部長要說什麼來著?”
“⋯⋯我忘了⋯⋯”

他從來沒有想過那個時候自己錯過的究竟是什麼。

後來切原做過一個夢,夢中他回到學長們畢業那天的放課後,夕陽在天邊自顧自美麗地燒得火紅。他們的背影如清晨睡眼模糊中的幻像好像眨一下眼就會消失。他飛奔向前想要追上他們的腳步卻始終無法做到,不管他怎麼努力他們之間的距離始終不曾改變。
直到他停下腳步回頭轉身走回了他的身旁。他俯身彎腰抬頭看去只覺得他的身影比認識以來任何時候都高大。陽光耀眼遮去了他大半張臉的容顏表情他只看到他嘴角微張翕動的樣子。他伸手在他面前的時候他終於沒有再遲疑。
那一刻他突然想到了,如果時光倒流回那一天錯過這種事從那個時候起就不存在,他是否可以收到那份如今已經遺失的禮物。
他跨上單車飛奔過麥田側旁的小道,比趕時間去任何一次晨練都要賣力地蹬著踏板反方向騎行。衝下坡道的時候速度快得嚇人他握著車把抬起雙腿不禁一路叫喊出聲。風逆向而過有些粗暴地掠過髮絲間隙好像要把它們切碎。

那是就連切原都畢業了的幾年後新學期開學的當天,負責整理郵件的老師發現了一個在傳達室放置已久的包裹和一封信──由於郵遞過程中的磨損模糊了收件人的姓名。
“好幾年了吧?丟掉算了。”
⋯⋯

一路上他頭也不回地向前、向前。直到多年以後再也想不起曾經一眼不曾留意過的麥田。時間同樣不會回頭快步從麥田上方碾過留下破碎的痕跡印下遺失的過往。像極了最後的放課後日影斑駁的教學樓牆壁,殘留在他少年時依稀模糊的影像。

Fin.

Comment

非公開コメント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