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RSS
Admin
Archives

Le città invisibili

人走到哪裡,都是在城堡之中。

SOLO

雪妖

Author:雪妖
蠍座 A TYPE
重度藍色控
文字工作者 攝影愛好
2.5次元 半文藝半吐槽
校園風 少年愛

忍者BO

POT|OnePiece|Naruto|Bleach
Gintama|Reborn|APH
Fairy Tail|Oofuri|DURARARA!!
屍鬼|大神輿七位夥伴|學園默示錄

POT:跡部景吾|仁凜宍(204),忍深
Naruto:宇智波佐助|佐鳴
Bleach:石田雨龍,斑目一角,市丸銀|銀吉
Gintama:桂小太郎|高銀桂
Reborn:雲雀恭彌|云骸
APH:亞瑟·柯克蘭|米英,普奧洪
Oofuri:高準太,花井梓|利準,田花
Gundam00:提耶利亞|LT
Durarara!!:折原臨也|靜臨靜

CV:諏訪部順一::杉山紀章::神谷浩史

本站
xuelogo1.jpg

個人文庫
季憶 -4 seasons' MEMORIES-

jiyi_logo2.jpg

相冊
Beyza Kale 白色城堡

Beyza Kale 白色城堡

#新刊:

My milk give you half - 大振漫畫小說本
Summer Song

桐青牛奶棚出品 桐青中心
修羅中

Summer Song - 大振個人誌
Summer Song

田花小說本
通販中 LINK

#既刊:

LOVE ETC. - 童話漫社壇本
LOVE ETC. 宣傳站

網王外校CP中短篇配插圖 + GUEST電子書(其他動漫)
100P/B5 40RMB
通販中

Azurine - 家教雙人志
with Silenzio

Azurine 宣傳頁

CP: 6927 DH | 691869 8059
溫暖向文本 96P/A5 35RMB
完售

Starlight Atlantic - APH雙人誌
with阿魚

SA 公式站

米英小說本
90P/B5 55RMB/60HKD
通販中

#應援:

Lulufish - 大振小說插圖本
GUEST

約束本 宣傳站

Silenzio - 24時間戰爭コンビ中心小說本
GUEST

殘像 宣傳頁

魯魯修中心好色本《藍錐》 GUEST

Love Revolution
Just Communication
The black black hole
4 season's MEMORIES
Flying without wings
Sunday Park


Merry-go-round
World Dancing 10.05.06
free counters
Sideway 08.05.28
ブログ内検索
Powered by fc2 blog  |  Designed by sebek
--.--
--


--:--
Category : スポンサー広告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10.04
18
CM:0
TB:0
14:47
Category : 空愛
再錄上癮真可怕[捂臉
你不是要寫靜幽的嗎!還有田花!
今天事翻新至少兩千字的24雖然還是偷懶了有些該在文里說明的事依舊沒有解釋- -
這次很有信心地說絕對比原稿要好哦!有了那種“小2好帥好想嫁給你⋯⋯不,是把小4嫁給你!”的心情www
[仁宍] 羊之歌 *再錄
── I wanna go to a place

他想在破落酒吧的昏暗燈光里沒有人能看清他的臉。陳舊的木製圓桌在重壓之下會搖晃起來發出可憐的吱唖聲。那些常年不務正業的酒客一如往常光顧這裡,聚在一張桌子前玩紙牌,不時發出幾聲放肆的叫喊。
他並不是刻意以觀察者自居對周圍人事也早就失去了興趣,此時此刻整個大腦都像一台生鏽遲鈍的機器齒輪極其緩慢地轉動勉強運行,不知道什麼時候思維突然斷弦中止。
然後他就會不是第一次地產生這樣的錯覺,恍恍惚惚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在哪裡。
他坐在光線更加昏暗的角落里,面前擺著幾個啤酒瓶,其中兩個已經空了,﨑倒在桌上。他用手指輕彈瓶身玻璃表面,發出並不清脆的輕響,迅速淹沒在四周一浪又一浪的人聲中。
他的面容看上去很疲憊,在精神狀態上也確實如此。衣服和靴子都已經算不上整潔,儘管他已經不時去注意一下它們的整潔。沒有打理的頭髮顯得格外凌亂,下巴上也生出了淡青色的鬍茬。沒有照鏡子但在手指掠過臉頬表面的時候感到了陌生的觸感。他把正張臉都埋在雙手之中想像著自己現在的樣子也許連自己都要不認識了,雖然在他人眼中他不過是像一個經過長途旅行風塵僕僕的流浪者。
他自嘲一般從心底發出了悲鳴。
吧台里站著的青年懶懶地擦拭著玻璃杯,一個賣唱的女子在輕柔地唱。

I wanna go to a place where I can say
That I'm all right and I'm staying there with you
I wanna know if there could be anyway
That there's no fight, and I'm safe and sound with you

這裡是美國西部荒漠中的一個小鎮,曾經是一片牧區。在近現代工業文明還沒有染指這片土地的時候,那些牧羊人每天揮動著牧鞭帶著牧羊犬走過這景象別無二致的草原,身邊是成群的羊。鎮上唯一的酒吧──多少年來就一直只有這一家──過去就是為那些流浪的牧羊人而經營的,供它們在這裡用食歇息,做短暫的停留。
那個時候站在吧台里的青年總是勤奮地擦著杯子,它們一個個都晶瑩剔透。賣唱的女子唱著牧羊人熟悉的歌,燈光淺淡一天中任何光景都如黃昏夜晚,誰也看不清誰的眼淚。
而後這裡因為過度放牧衰敗下來,大量破壞掉的植被迅速喪失了再生能力,帶走了可以入眼的原本就不怎麼生鮮的顏色,光禿禿的戈璧一望無垠。牧羊人和他們的羊群也消失得無影無蹤。
沒有人知道他們去了哪裡也沒有人在意。仁王只是順勢想下去產生了那麼一頂點的好奇,或許他們只是前去了可以繼續流浪的方向。

最近頻繁出現在電影里的那些西部牛仔故事大概就會發生在這樣的小鎮上。虛構的傳說遠比現實的蒼白更有吸引力──這裡只是一個普通的小鎮,日升日落早晚交替。起風時飛沙走石大漠上方一片昏暗,好像方圓數十里的雲層都急速聚集過來堆在頭頂盤旋不散,讓人有一種喘不過氣說不出感覺的壓抑。仁王從來沒有見過真正的牛仔更不曾目睹激烈的槍戰。
但是有時候會在房屋牆壁上看到幾張通緝令,放眼望去更會發現它們其實貼滿了大街小巷。有些年代早已久遠辨不清照片上的容顏以及印在那下面的名字,但是很快又會有新的逃犯的臉被印製就覆蓋在那些模糊的臉上,不知道這些人是否已經被捕還是在他們繼續逃亡的路上。薄薄的紙張也常常被卷著沙子的風吹落,然後在空中打幾個轉,就不見了。
順便一提最新張貼出的通緝對象是個有著清秀面容的年輕男子,一度顛覆傳統通緝煩五大三粗滿臉絡腮鬍凶神惡煞臉孔的印象。他散落的銀色長髮里透著不羈的個性眼神里帶著單薄的落寞,嘴角下有一顆褐色的痣。就連名字的發音都帶著上下折旋的腔調叫起來格外好聽。
Masaharu Niou。

And every time I look, I thought you were there
But it was just my imagination
I don't see it anymore cause I see thru you now

他記得他們初次見面的時候他說了自己的名字,他卻問他漢字寫出來是哪幾個字。仁王環視四周沒有找到可以用來寫字的東西索性直接拉過了他的手攤開手掌,用手指在上面一筆一劃地書寫。仁王注意到在自己寫了兩個字之後他就閉上了眼睛,似乎關閉視覺系統才能更精準地感知此刻手心里的觸覺。他指尖勾勒的動作也不自覺變得更加認真而緩慢,那不具形態的幾個字竟成為他這一生中寫下的最美的字跡。
回憶至此仁王也閉上了眼。然而這個時候酒吧里偏偏發出很大響動──是有人突然沖進來造成的,引得那些酒客停下手頭的遊戲轉過臉去看那位不速之客。仁王也睜開了眼,在混沌的光線中他們的目光交錯著終於重疊到一起。
宍戶沒有在乎旁人的眼光三步並作兩部徑直走到仁王所在的角落里那張桌子前。
“喂,你怎麼還在這兒?!”他的聲音似乎是在要喊出嗓子的剎那又努力控制住壓低下來,同時看了看周圍──並沒有人把注意力放在他們身上,那些無聊的酒客已經重新開始了他們的遊戲。
和宍戶鎖定他的座位目光就再沒有離開過不同,應該說正好相反的,在輿之視線相交的那一刻之後仁王就立刻迴避開來。直到宍戶走到面前直到宍戶跟他講話,他都沒有再看他一眼亦沒有一點兒的回應。
“喂,我跟你說話呢!”宍戶拉了把椅子在仁王對面坐下。而仁王不但沒有答理甚至把整個頭都扭了過去。
“你這是什麼意思?知不知道現在這裡滿街到處都是你的通緝令!”
“嗯我看到啦。”仁王總算開口答話,“那張照片把我照得好難看~”
“這個時候你怎麼還有心情開玩笑!”宍戶皺著眉頭打量了下仁王的模樣,“話說你現在的樣子也好看不到哪裡去⋯⋯”
“啊啊所以我才不想讓你看到啊!”仁王這下算是解釋了剛才躲閃的原因,“果然小亮也這麼認為嗎?這一個多月來一直東躲西藏跑了好多地方風餐露宿的好辛苦⋯⋯把我的形象都完全毀掉了啦> <”仁王的樣子輿鬧彆扭的孩子無異,一旦打開話題又突然活躍起來似的。他順手捋了捋頭髮而它們很不給他面子地打成了結。
“哼,活該。”宍戶沒好氣地應了一句。
“小亮你見了我一點都不開心還用那樣的語氣⋯⋯”這個時候的仁王又突然低落起來好像真的有多傷心,“再怎麼說我們也是一個多月沒見面了⋯⋯”
“行了跟你說正經的。”宍戶意識到自己又要被仁王的話帶得失去了方向之前即使將其打斷,“明天晚上有船從洛杉磯起航⋯⋯這次你一定要走!”
“⋯⋯如果我說不呢?”
他的表情是那麼認真好像一切已經暗自決定容不得一點迴旋的餘地。宍戶愣住,那一刻很想抱頭跺腳“所以我才受不了這傢伙啊剛剛還在開玩笑現在又⋯⋯”
“我說我不想走。”不見宍戶反應仁王又重複了一邊,這回用了更加堅決的肯定句。
“你⋯⋯你瘋啦?!”宍戶也不得不回到現實,並再次控制自己不要喊出聲來,“你要是被抓到⋯⋯”
“會被帶到那座沙漠深處的傳說中最恐怖號稱人間地獄的監獄里。”仁王說這番話的時候臉上沒有絲毫的表情。
“你明明知道!那還不走!”
“可是小亮你也說了我逃亡的樣子很狼狽很難看⋯⋯我已經不想再逃啦。”

What's stopping me? I get stuck again
And is it really okay? It's never okay for me
What's got into me? I get lost again
Is it really okay? It's never going to be

沈默像一把凍結時間的鎖。他清清楚楚地看到有些無法回頭的事被生硬地終結在冰冷的鎖眼里。仁王握住他的手的時候,明明是如同它們初次見面時一般的場景他卻再也回不到當時的心情可以閉上眼睛心無旁騖去感受手心里微癢的悸動。他的皮膚粗糙了不少,雖然是極其輕微的宍戶還是感覺到仁王的手正在不住地顫抖。
“小亮你也一定不希望我一輩子都過這種逃亡的日子吧?”
“又不會是一輩子!等過些日子警方那邊鬆懈了⋯⋯”宍戶的聲音聽上去怎麼都有些哽咽而顯得底氣不足。
“噗~小亮你還是老樣子~不說實話我可是一下就能看出來哦~”仁王鬆開他們握在一起的手右手兩個指頭在宍戶的額頭輕輕一推。在仁王將手落下的時候,宍戶又看到了那副熟悉卻已經很久沒有看到過的明媚笑容。

仁王說過也許自己上輩子就是個牧羊人,一生堅持著流浪的方向,嘴里哼著輕柔的歌謠。
此話一出就被宍戶嗤之以鼻說矯情。而仁王毫不在乎雙手交叉抱在頭後仍舊自顧自地繼續說下去。
“那麼小亮呢?覺得自己上輩子是什麼?”
“我,我沒有想過⋯⋯”
他沒有想到仁王會突然把話題拋給自己有些手足無措。而“沒有想過”確是實話,要知道可不是每個人都像這傢伙一樣妄想成習沒事就考慮這些那些有的沒的⋯⋯統統都是沒用的。
“我覺得小亮的話⋯⋯應該是一個人站在沙漠盡頭看著日落的⋯守望者一類?”
“喂喂這算什麼?也太淒涼了吧!”
“所以你現在才遇到了我啊~”
⋯⋯
宍戶永遠記得那個時候燒得火紅得夕陽把仁王一頭淺色的銀髮染色同樣澆燙了自己的臉頬。明明是寸草不生的荒原風沙肆虐他卻以外地覺得這是個風景無比美麗讓他留戀往返的地方。他甚至覺得他就要相信仁王說的話了。
他抱著膝蓋歪著頭很長時間不再說一句話。他時時刻刻都再猜測著他未付諸於口的想法和心思。那些事仁王沒有說過他便不知道,像仁王其實也很想有個宍戶那樣的“上輩子”,流浪什麼的也只是聽上去很瀟灑罷了。
他走了太多的地方以至於這輩子開始有些倦怠,才會落到今天這樣的田地。仁王大概是討厭這樣的自己了。
而宍戶卻一直很喜歡。

“小亮你會等我的對不對?我們以後還要在一起好不好?”
“不知道!”
“⋯⋯小亮你生氣了?”
“⋯⋯懶得理你。”
“反正我是跑不動了你要拉我也沒用⋯⋯對了,小亮你知道嗎?其實這輩子我只想再去一個地方⋯⋯”
仁王停頓下來,宍戶抬起頭看他的時候,只見他眼里閃著他從未見過的明亮光芒。他沒有一次像現在這樣產生如此強烈的好奇心,渴望知道仁王想去的地方究竟是哪裡。
他沿著他心向的方向努力張望,什麼也看不到。

And every time I look, I thought you were there
But it was just my imagination
I don't see it anymore cause I see thru you now

仁王終於沒能告訴宍戶他想去的地方是哪裡。那句答案還沒來得及說出口,他就被突然闖進來的警察帶走了。
那個時候酒吧里一片混亂。桌子掀翻撲克牌散落一地,玻璃破碎的聲音酒客們慌忙躲避的叫喊聲和腳步聲,頭頂的吊燈劇烈搖擺原本就昏暗的燈泡閃了最後的兩下徹底熄滅了。
宍戶緊張地站起來一時竟然不知道該把手放在哪裡。恍然想再抓住他的手的時候,他已經離他太遠了。他注視著他的目光就像把耶穌釘死在十字架上那般牢固。這個世界上沒有神,他痛恨自己的渺小和無能為力,為什麼在這個時候不能給予他多一點的救贖。
仁王下意識地反抗了一下便被那副冰冷的手銬牢牢鎖住了手腕。他被押送出酒吧大門直到遠遠離去都沒有回過一次頭,就像對這世間的眷戀都徹底斷絕,就像心甘情願正在前去那個他這輩子唯一想去的地方。

他想這個世界上一定沒有比他們的相遇更加美好的故事了。因為他是那個走了一輩子甚至失去了流浪方向的孤獨的牧羊人,而他就是那個等了太久幾乎忘記了為什麼要在這裡又在等待什麼的寂寞的守望者。
他是他的傳奇,他便是他的歸屬。

一切恢復平靜後又靜得出奇。沒有人走動沒有人說話,站在吧台里擦杯子的青年依舊驚魂未定地張大著嘴巴。
最後打破沈默的是那個賣唱的女子。隨著第一句唱詞的脫口而出宍戶突然就哭了起來。他蹲下去蜷著身額頭抵住膝蓋,咬緊嘴唇抽泣肩膀不住地聳動。
他第一次明白了仁王沒有說出口的心思。

I wanna go to a place where I can say
That I'm all right and I'm staying there with you

Fin.

Comment

非公開コメント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